滨海新区
滨海新区考察网 | 聚焦滨海 | 考察景点 | 精品线路 | 考察合作 | 滨海游学 | 租车服务
 
必来滨海新区考察的N个理由 滨海新区“十大战役”——参观考察最新看点
于家堡金融商务区
于家堡金融区
响螺湾中心商务区
响螺湾商务区
中心天津生态城
中新生态城
天津开发区现代服务产业区
泰达MSD
天津港保税区
天津港保税区
京津城际高速铁路
京津城际高铁
天津开发区泰丰公园
泰丰公园
塘沽海河外滩公园
塘沽外滩公园
天津临港工业区
临港工业区
天津东疆保税港区
东疆保税港区
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
泰达心血管病医院
天津泰达足球场
泰达足球场
天津港
天津港
基辅号军事航母主题公园
基辅号航母
空客A320总装线
空客A320
塘沽国家海洋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海洋高新区
  滨海新区 > 精品考察线路 > 滨海新区投资

名人传记:《澳门赌枭叶汉正传》第十七章 公海开赌 鬼王叶又出怪招

发布时间: 2010-04-28 08:22:43 阅读次数: 3985
  叶汉的“东方公主”号驶往公海开赌,勾走了澳门的大批赌客。何鸿紧急呼救,请求澳、港、中三方ZF厉行管制,但三方均表示爱莫能助。情急之下,他拟定下策——“以船制船”,展开混战。虽然叶汉很快便抽身上岸,但公海上朝何鸿开来的赌船,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多年以来,澳门以其东方赌城的特殊地位,不仅强烈吸引着东南亚以及世界各地的赌客,同时也吸引着企图分享澳门赌业利润的各路英雄豪杰。
  自从1930年卢九等人合组“豪兴公司”,取得澳门赌业经营的垄断地位之后,龙争虎斗一直不断,且愈演愈烈。1937年,傅老榕、高可宁两大家族联手,击败“豪兴”,确立了“泰兴公司”的霸主地位,过了24年,叶汉拉拢何鸿燊等人,又再次击败“泰兴”,此后,“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一统澳门赌业,从1961年直到今日,再无人能撼其江山。1937年至1988年,“泰兴”和“娱乐公司”最激烈的竞争屡屡发生在营垒内部,而最强有力的对手则是叶汉。1988年,叶汉彻底退出“娱乐公司”,何鸿燊“肃清了内患”,但是,来自外部的挑战又频频而起。其中最厉害的有两轮,而这两轮挑战又都是叶汉发起的。
  第一轮是叶汉创立的澳门赛马车会,1988年以卖盘告终,但它落到台湾黑道公司手中之后,给何鸿燊一度造成巨大冲击,他不得不斥资购入控股,从而“擦干净叶汉弄脏的屁股”。
  然而,就在何鸿燊与台湾商人争夺澳门马会盟主地位之时,第二轮更加激烈、更加声势浩大的挑战已经响起金鼓。
  这新一轮争夺战当然不是发生在“娱乐公司”的内部,也不是发生在港、澳、台任何一块有主的地皮上。
  这是一场涉及多个财团和猛人的恶性竞争,它的战场是浊浪滔天的“三不管”地带——公海。
  给这一轮挑战“起头”的又是叶汉。
  1988年,叶汉甩掉澳门赛马车会后,并不甘心从此放弃赌业,他那鬼脑筋转了几转,猛然又冒出一个新点子——到公海上开赌去!你何鸿燊虽然能雄霸澳门的赌业,你有澳门政府发给的赌牌,但我去公海上开赌,你总奈何不了我吧!到时我要把澳门的、台湾的、香港的……大量赌客吸引到公海上去!
  八十多岁的叶汉说干就干。他斥资550万港元,租下一艘客轮,并花200万港元装修一新,命名为“东方公主”号,把它作为赌船开往公海聚赌。
  1988年10月,“东方公主”号在香港的报纸刊登广告,承诺将向游客提供各种娱乐服务,包括游泳池、健身中心、桑拿浴以及放映激光视盘等等。主题广告词是:“只要你有备而来,就可能满载而归。”
  叶汉在对“东方公主”进行宣传时,都统一口径,说成是海上一日游。
  但无人不知这是叶汉施放的烟幕弹,为的是避免过早招来方方面面的攻击。
  对叶汉这一怪招,不少赌界人士啧啧羡叹:“鬼王叶这一招真来得绝!何鸿燊又睡不成安稳觉啦!”
  叶汉有不少绰号,比如“大眼眉”、“耳怪”等,但最常被人们念在口中的,还是“鬼王”。“鬼王”的绰号,源于叶汉早年有次跟朋友赌纸牌,接连派两双竟都是“Joker”,这张牌在港澳的俗称是“鬼王”。于是朋友们都叫他“鬼王”。叶汉生来粗眉大眼,一副凶神恶煞相,加上他鬼点子层出不穷,因此,“鬼王”之名便不胫而走,以至于成了他的代号。
  舆论说的不错,何鸿燊反应敏锐,立即跳了起来,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公海旅游纯属谎言,难道欣赏大海风景一定要到公海上去吗?枯燥、乏味之余,除了赌博,还能有什么可做?”
  “东方公主”号赌船所悬挂的是巴拿马国旗,原来行走新加坡、马来西亚、海南岛等地。在叶汉没有斥资租来改为赌船之前,由于它经营状况欠佳,船东曾与何鸿燊联络,向他兜售这条船。何鸿燊亦有意将它买下,作为行走澳门至台湾的客轮。事还没有谈妥,叶汉却插进一只脚来。何鸿燊便认定叶汉此举是针对自己来的。
  为了尽可能地避免与叶汉再起冲突,何鸿燊通过中间人规劝叶汉放弃这个计划。但是,叶汉好不容易想出这着妙棋,岂肯半路回头?对何鸿燊的劝告,他只是一笑置之。
  1988年10月23日下午,叶汉带着几百个香港赌客,乘坐“东方公主”号,从香港的皇后码头出发,驶往中国内地和香港之间的水域和公海,毫无顾忌地摆开了赌场。
  史无前例的公海赌船大战正式开始。
  “东方公主”号开赌一周后,何鸿燊向新闻界诉说内心的愤懑,他说:
  “由于‘东方公主’号的博彩规则较澳门赌场为宽,如不需小账,百家乐‘限红’每注为60万,比澳门赌场高出一倍,而且不需纳税,经营赚头大,所以到目前为止,‘东方公主’号已从澳门赌场抢走好几名大客。”
  为了最大限度地吸引赌客,叶汉当然会使出各种绝招。在公海上开赌船,本来就已经够新鲜,但叶汉不满足于此,他还在赌博方式上变花样,而且尽力为赌客提供“尽善尽美”的综合性服务。到了公海上,谁也管不了他,想怎样就怎样,一时间,叶汉几乎成了一个海上王国的君主。
    何鸿燊气得咬牙切齿。眼看自己“养熟”的赌客奔叶汉而去,葡京每天的进账少了一大笔,他怎么能够不恨?他又怎么能够漠然置之?
  但是,叶汉眼下并不是在澳门与何鸿燊争雄斗狠,他离澳门远得很,何鸿燊虽然把持着政府颁发的赌业专营牌照,但那只在澳门范围内有效,却约束不了公海上的任何活动,别说叶汉是在公海上开赌,就是在公海上杀人越货,又有谁能管得着呢?然而,“东方公主”号又的的确确是在跟澳门赌场竞争,赌客不断地涌往公海,“娱乐公司”的投注额逐日下降。明明遭到巨大伤害,却找不到还击的武器,怎叫何鸿燊不恼羞成怒、气急败坏?
  看来,何鸿燊知道自己是没有能力遏止叶汉了。好在他一贯长袖善舞,与澳、港和内地政府有良好关系,他决定以杜绝公海赌博为名,频频出动,积极游说,要求澳、港和内地官方制止公海赌博活动。
  第一步,他先与澳门政府交涉,明确提出,如果澳门政府不能采取积极行动,在澳门的过渡期内,他将无法保证实现曾经许诺的对澳门的投资,并且澳门的各项事业都将因此受到影响。
  澳府对此态度明确而且积极。“东方公主”号开进公海没几天,司官员薛民信公开表态说,虽然澳门政府无权干涉公海上的任何活动,不过,“东方公主”号由香港启航,他们会利用可能的影响力,希望叶汉撤掉这项经营。接着,澳府电召叶汉来澳门商谈有关事宜。
  10月30日,叶汉在儿子叶炳森和律师的陪同下,由香港抵澳,与薛民信举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谈。
  据称,叶汉在会谈中态度强硬,结果与薛民信不欢而散。
  叶汉步离薛民信的办公室时,守在外面的新闻记者蜂拥而上,追问有关情况。叶汉表情呆板,不冷不热地对记者们说:
  “现在我没有什么话要同你们讲,改天等我慢慢解决好问题的时候,我会开新闻发布会招待你们。但是有言在先,我没有何鸿燊那样有钱,到时大家来喝白开水啦!”
  叶汉此话显然流露出对何鸿燊的敌意。
  后来,新闻媒体披露了这次会谈的内容。叶汉当时还是澳门马会的股东之一,这是澳门政府惟一能挟持叶汉的地方。无计可施的薛民信,以赛马会转换股权和专营合约为条件,向叶汉施加压力,要求他立即中止“东方公主”号的公海开赌活动,但是遭到了叶汉的断然拒绝。
  何鸿燊继而向中国政府求援。这年12月份,他写信给当时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周南,要求阻止赌船在中国水域开赌。
  随后,何鸿燊又派一名手下前往北京,向中国公安部边防局反映情况。公安部有关官员在何鸿燊的信件中作出批示:“根据我国一贯的政策,不同意在我辖区内开赌,一经发现,当严加惩处。”
  尽管如此,“东方公主”号依然天天照赌不误,它是在公海上开赌,哪家政府也难奈其何。
  最后,何鸿燊只好向香港政府求援。
  这件事情在香港政府和立法局引起不少争议。行政司官员曹广荣特别向法律顾问咨询,请其答复“东方公主”号是不是违犯本港有关法律。结果,助理行政司谢萧方答复何鸿燊:“港府在寻求法律顾问的意见之后,认为‘东方公主’号在公海进行赌博,并没有触犯本港法律,本港不予干预。警方惟一可做的,便是在本港水域内,严格监守所有船只,包括‘东方公主’号,是否在进行赌博。”
  就在何鸿燊三地求援、疲于奔命之时,另一艘赌船“利达王子”号又于1989年1月26日,开进内地与港澳之间的水域和公海。据称,“利达王子”号的后台是经营香港夜总会的名人。这标志着公海竞赌之战急剧升温,何鸿燊的对手不再仅仅是叶汉了。
  葡京不少“大豪客”纷纷放弃陆地赌场投向“赌海”,在一段时间内,两条赌船抢走了葡京近1/4的生意。
  何鸿燊越发紧张,声色俱厉地向外界表示:他曾多番向港澳政府反映此事,但政府至今尚无实际行动,如果任由赌船接二连三地启航,后果将不堪设想。他还说,以前港澳两地有一个默契,澳门开赌,香港赛马,但现时平衡已失,澳门兼有赛马,香港也开赌。他大声疾呼,开赌对香港没有好处,是对港府禁赌政策的严重挑战。他宣布,在没有解决赌船事件之前,“娱乐公司”不会在澳门作任何投资。
  要挟政府,几乎成了何鸿燊的最后法宝。
  客观而言,是否取缔赌船在公海开赌,香港政府的态度至关紧要,也只有香港政府才可能拿出一些有力措施,因为赌船均以香港为“基地”,而且赌客绝大多数是香港人,本来香港政府是有能力制止的,但是,何鸿燊的奔走呼吁并没有感动香港政府,当时的港府副政务司梁宝荣公开说:“我们惟一说过,可以考虑是否用立法形式来管制这些活动,但我们没有说‘一定’要用立法形式来管制这些活动。我们不会将全世界的事放下不理来做这件事。如果港府对赌博要优先处理的话,我反而会考虑处理香港内部赌博问题(即非法赌博),然后才轮到它。”
  不仅没有获得港府的有力支持,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揶揄,何鸿燊失望了,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他认定只有依靠自己来解决此事,于是想出了一个“以船制船”的招术,但它的结局却应证了一句古话:“病急乱投医”。
    何鸿燊情急之中,出动自己旗下的两艘客轮,与叶汉在公海展开比拼。
  但是何鸿燊没有亲自上阵,他把“华澳”号和“庐山”号租给别人,由别人出面与“东方公主”号和“利达王子”号竞相搏杀。
  何鸿燊出此招数,表明他在无奈之中也会头脑发热。他有两点考虑,一是冲击原先的两艘赌船,以期使它的生意冷淡而放弃开赌;二是出于一种“乱中添乱”的流氓心理,希望四艘赌船在公海上斗得日月无光,然后看你香港政府到底是管还是不管。
  但事实证明,何鸿燊此举是极不明智的。
  首先,他引起了香港政府的进一步反感,连原有的一点同情和责任感也丧失殆尽。港府副政务司梁宝荣再次代表政府发言,他说:“何鸿燊屡次要求立例管制,现在他又租船给人家,我觉得他说话有些出入,他口头反对公海开赌,现在做得多的反而是他自己。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想‘顶烂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他自己‘顶’自己的澳门生意,如果来来去去都是那些赌客的话,是自己‘顶’自己罢了,和别人无关。但何鸿燊并非一个糊涂人,所以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
  接着,顺着副政务司的话锋,又有一位重要人物赤膊上阵,公开与何鸿燊对着干。
  此公乃香港立法局议员詹培忠。
  据称,詹培忠是一个炒股高手,在香港享有“控股专家”之誉。20世纪80年代,他专门收购一些“问题公司”,把“问题公司”改组后图利,因此也有人称他为“公司医生”。他收购的“嘉年地产”拥有澳门回力球场,他个人占有回力球场七成股份,何鸿燊占9%股权。由于回力球赌场生意很差,那七成股份成了詹培忠的一大负担。后来他把全部股份让给何鸿燊,而何鸿燊则把一个赌团交由他经营。在这一系列的交易过程中,两人发生过不少矛盾。接手一个亏损的赌场,精明的何鸿燊难免不趁机压价,而詹培忠则是口服心不服,总希望何鸿燊会有些什么麻烦。
  这次终于有了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于是,詹培忠在香港立法局会议上提出:香港政府应该在离岛开设赌场。他认为:假如香港政府开赌场,政府每年收入可能增加100亿元。这绝对是好事,现在很多香港人去澳门赌博,肥水流进外人田,因此不如把自己人吸引过来,自己开赌。
  如果此项动议获准通过,那么不光是何鸿燊将遭受没顶之灾,而且整个澳门赌业乃至澳门经济,亦将迅速萎缩,“东方蒙地卡罗”的盛况将一去不复返。
  然而,何鸿燊对此并不特别担心,他对港府,尤其是英国政府的态度十分清楚。得知这个消息时,他一点也不惊慌。
  詹培忠为了使这一动议获得通过,在各种场合发表声明,说此举纯粹是为香港人和政府的利益着想。但不少知道内情的人却认为,詹培忠与何鸿燊有些过节,提出此项建议,不排除有藉港府开赌致葡京于绝地的可能。
  幸好,在香港立法局会议上,詹培忠的动议最后被否决。这是港英政府的一贯立场。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港府一些官员不支持何鸿燊,这一次却表现得非常露骨。
  后来的形势一度变得于何鸿燊有利。
  叶汉经营“东方公主”号不到一年,仿佛是兴致已尽,突然又洗脚上岸,甩手不干了。1989年,他把“东方公主”号股权转让他人,后来几经辗转,最后落在了永盛电影公司的向华盛和向华强兄弟手中。
  叶汉的这一做法又令外界大惑不解,议论纷纷。
  有人认为,叶汉放弃“东方公主”号,是由于进账太薄,经营不力。这一说法受到另一方的驳斥,认为叶汉与经营不力无法划上等号,进账太薄也难以成立,因为紧随其后又有多艘赌船驶向公海,没有钱赚,何来那么大的诱惑力?又有人说,叶汉可能是受到港府的压力。但这也不符合叶汉的性格,很多人认为,大家怕的事情,叶汉可能不怕;而叶汉怕的事情,则大家都怕。还有人说,叶汉曾受到黑道势力的恫吓,或者和对手私下达成了什么交易,等等,但均是猜疑,不足为信。
  比较令人信服的说法是,叶汉到公海开赌,赚钱是在其次,他主要是为了吐一口闷气,他看不得何鸿燊稳坐澳门赌场,他要让何鸿燊吃点苦头。现在他已经把公海赌博的战火点着了,设备现代化的赌轮一艘接一艘开进公海。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毕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继续跟何鸿燊比拼,他觉得有失体面,因此决定抽身上岸,看别人与何鸿燊厮杀,应该更有味道。
  叶汉的“东方公主”号驶往公海开赌,勾走了澳门的大批赌客。何鸿紧急呼救,请求澳、港、中三方政府厉行管制,但三方均表示爱莫能助。情急之下,他拟定下策——“以船制船”,展开混战。虽然叶汉很快便抽身上岸,但公海上朝何鸿开来的赌船,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多年以来,澳门以其东方赌城的特殊地位,不仅强烈吸引着东南亚以及世界各地的赌客,同时也吸引着企图分享澳门赌业利润的各路英雄豪杰。
  自从1930年卢九等人合组“豪兴公司”,取得澳门赌业经营的垄断地位之后,龙争虎斗一直不断,且愈演愈烈。1937年,傅老榕、高可宁两大家族联手,击败“豪兴”,确立了“泰兴公司”的霸主地位,过了24年,叶汉拉拢何鸿燊等人,又再次击败“泰兴”,此后,“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一统澳门赌业,从1961年直到今日,再无人能撼其江山。1937年至1988年,“泰兴”和“娱乐公司”最激烈的竞争屡屡发生在营垒内部,而最强有力的对手则是叶汉。1988年,叶汉彻底退出“娱乐公司”,何鸿燊“肃清了内患”,但是,来自外部的挑战又频频而起。其中最厉害的有两轮,而这两轮挑战又都是叶汉发起的。
  第一轮是叶汉创立的澳门赛马车会,1988年以卖盘告终,但它落到台湾黑道公司手中之后,给何鸿燊一度造成巨大冲击,他不得不斥资购入控股,从而“擦干净叶汉弄脏的屁股”。
  然而,就在何鸿燊与台湾商人争夺澳门马会盟主地位之时,第二轮更加激烈、更加声势浩大的挑战已经响起金鼓。
  这新一轮争夺战当然不是发生在“娱乐公司”的内部,也不是发生在港、澳、台任何一块有主的地皮上。
  这是一场涉及多个财团和猛人的恶性竞争,它的战场是浊浪滔天的“三不管”地带——公海。
  给这一轮挑战“起头”的又是叶汉。
  1988年,叶汉甩掉澳门赛马车会后,并不甘心从此放弃赌业,他那鬼脑筋转了几转,猛然又冒出一个新点子——到公海上开赌去!你何鸿燊虽然能雄霸澳门的赌业,你有澳门政府发给的赌牌,但我去公海上开赌,你总奈何不了我吧!到时我要把澳门的、台湾的、香港的……大量赌客吸引到公海上去!
  八十多岁的叶汉说干就干。他斥资550万港元,租下一艘客轮,并花200万港元装修一新,命名为“东方公主”号,把它作为赌船开往公海聚赌。
  1988年10月,“东方公主”号在香港的报纸刊登广告,承诺将向游客提供各种娱乐服务,包括游泳池、健身中心、桑拿浴以及放映激光视盘等等。主题广告词是:“只要你有备而来,就可能满载而归。”
  叶汉在对“东方公主”进行宣传时,都统一口径,说成是海上一日游。
  但无人不知这是叶汉施放的烟幕弹,为的是避免过早招来方方面面的攻击。
  对叶汉这一怪招,不少赌界人士啧啧羡叹:“鬼王叶这一招真来得绝!何鸿燊又睡不成安稳觉啦!”
  叶汉有不少绰号,比如“大眼眉”、“耳怪”等,但最常被人们念在口中的,还是“鬼王”。“鬼王”的绰号,源于叶汉早年有次跟朋友赌纸牌,接连派两双竟都是“Joker”,这张牌在港澳的俗称是“鬼王”。于是朋友们都叫他“鬼王”。叶汉生来粗眉大眼,一副凶神恶煞相,加上他鬼点子层出不穷,因此,“鬼王”之名便不胫而走,以至于成了他的代号。
  舆论说的不错,何鸿燊反应敏锐,立即跳了起来,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公海旅游纯属谎言,难道欣赏大海风景一定要到公海上去吗?枯燥、乏味之余,除了赌博,还能有什么可做?”
  “东方公主”号赌船所悬挂的是巴拿马国旗,原来行走新加坡、马来西亚、海南岛等地。在叶汉没有斥资租来改为赌船之前,由于它经营状况欠佳,船东曾与何鸿燊联络,向他兜售这条船。何鸿燊亦有意将它买下,作为行走澳门至台湾的客轮。事还没有谈妥,叶汉却插进一只脚来。何鸿燊便认定叶汉此举是针对自己来的。
  为了尽可能地避免与叶汉再起冲突,何鸿燊通过中间人规劝叶汉放弃这个计划。但是,叶汉好不容易想出这着妙棋,岂肯半路回头?对何鸿燊的劝告,他只是一笑置之。
  1988年10月23日下午,叶汉带着几百个香港赌客,乘坐“东方公主”号,从香港的皇后码头出发,驶往中国内地和香港之间的水域和公海,毫无顾忌地摆开了赌场。
  史无前例的公海赌船大战正式开始。
  “东方公主”号开赌一周后,何鸿燊向新闻界诉说内心的愤懑,他说:
  “由于‘东方公主’号的博彩规则较澳门赌场为宽,如不需小账,百家乐‘限红’每注为60万,比澳门赌场高出一倍,而且不需纳税,经营赚头大,所以到目前为止,‘东方公主’号已从澳门赌场抢走好几名大客。”
  为了最大限度地吸引赌客,叶汉当然会使出各种绝招。在公海上开赌船,本来就已经够新鲜,但叶汉不满足于此,他还在赌博方式上变花样,而且尽力为赌客提供“尽善尽美”的综合性服务。到了公海上,谁也管不了他,想怎样就怎样,一时间,叶汉几乎成了一个海上王国的君主。
    何鸿燊气得咬牙切齿。眼看自己“养熟”的赌客奔叶汉而去,葡京每天的进账少了一大笔,他怎么能够不恨?他又怎么能够漠然置之?
  但是,叶汉眼下并不是在澳门与何鸿燊争雄斗狠,他离澳门远得很,何鸿燊虽然把持着政府颁发的赌业专营牌照,但那只在澳门范围内有效,却约束不了公海上的任何活动,别说叶汉是在公海上开赌,就是在公海上杀人越货,又有谁能管得着呢?然而,“东方公主”号又的的确确是在跟澳门赌场竞争,赌客不断地涌往公海,“娱乐公司”的投注额逐日下降。明明遭到巨大伤害,却找不到还击的武器,怎叫何鸿燊不恼羞成怒、气急败坏?
  看来,何鸿燊知道自己是没有能力遏止叶汉了。好在他一贯长袖善舞,与澳、港和内地政府有良好关系,他决定以杜绝公海赌博为名,频频出动,积极游说,要求澳、港和内地官方制止公海赌博活动。
  第一步,他先与澳门政府交涉,明确提出,如果澳门政府不能采取积极行动,在澳门的过渡期内,他将无法保证实现曾经许诺的对澳门的投资,并且澳门的各项事业都将因此受到影响。
  澳府对此态度明确而且积极。“东方公主”号开进公海没几天,司官员薛民信公开表态说,虽然澳门政府无权干涉公海上的任何活动,不过,“东方公主”号由香港启航,他们会利用可能的影响力,希望叶汉撤掉这项经营。接着,澳府电召叶汉来澳门商谈有关事宜。
  10月30日,叶汉在儿子叶炳森和律师的陪同下,由香港抵澳,与薛民信举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谈。
  据称,叶汉在会谈中态度强硬,结果与薛民信不欢而散。
  叶汉步离薛民信的办公室时,守在外面的新闻记者蜂拥而上,追问有关情况。叶汉表情呆板,不冷不热地对记者们说:
  “现在我没有什么话要同你们讲,改天等我慢慢解决好问题的时候,我会开新闻发布会招待你们。但是有言在先,我没有何鸿燊那样有钱,到时大家来喝白开水啦!”
  叶汉此话显然流露出对何鸿燊的敌意。
  后来,新闻媒体披露了这次会谈的内容。叶汉当时还是澳门马会的股东之一,这是澳门政府惟一能挟持叶汉的地方。无计可施的薛民信,以赛马会转换股权和专营合约为条件,向叶汉施加压力,要求他立即中止“东方公主”号的公海开赌活动,但是遭到了叶汉的断然拒绝。
  何鸿燊继而向中国政府求援。这年12月份,他写信给当时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周南,要求阻止赌船在中国水域开赌。
  随后,何鸿燊又派一名手下前往北京,向中国公安部边防局反映情况。公安部有关官员在何鸿燊的信件中作出批示:“根据我国一贯的政策,不同意在我辖区内开赌,一经发现,当严加惩处。”
  尽管如此,“东方公主”号依然天天照赌不误,它是在公海上开赌,哪家政府也难奈其何。
  最后,何鸿燊只好向香港政府求援。
  这件事情在香港政府和立法局引起不少争议。行政司官员曹广荣特别向法律顾问咨询,请其答复“东方公主”号是不是违犯本港有关法律。结果,助理行政司谢萧方答复何鸿燊:“港府在寻求法律顾问的意见之后,认为‘东方公主’号在公海进行赌博,并没有触犯本港法律,本港不予干预。警方惟一可做的,便是在本港水域内,严格监守所有船只,包括‘东方公主’号,是否在进行赌博。”
  就在何鸿燊三地求援、疲于奔命之时,另一艘赌船“利达王子”号又于1989年1月26日,开进内地与港澳之间的水域和公海。据称,“利达王子”号的后台是经营香港夜总会的名人。这标志着公海竞赌之战急剧升温,何鸿燊的对手不再仅仅是叶汉了。
  葡京不少“大豪客”纷纷放弃陆地赌场投向“赌海”,在一段时间内,两条赌船抢走了葡京近1/4的生意。
  何鸿燊越发紧张,声色俱厉地向外界表示:他曾多番向港澳政府反映此事,但政府至今尚无实际行动,如果任由赌船接二连三地启航,后果将不堪设想。他还说,以前港澳两地有一个默契,澳门开赌,香港赛马,但现时平衡已失,澳门兼有赛马,香港也开赌。他大声疾呼,开赌对香港没有好处,是对港府禁赌政策的严重挑战。他宣布,在没有解决赌船事件之前,“娱乐公司”不会在澳门作任何投资。
  要挟政府,几乎成了何鸿燊的最后法宝。
  客观而言,是否取缔赌船在公海开赌,香港政府的态度至关紧要,也只有香港政府才可能拿出一些有力措施,因为赌船均以香港为“基地”,而且赌客绝大多数是香港人,本来香港政府是有能力制止的,但是,何鸿燊的奔走呼吁并没有感动香港政府,当时的港府副政务司梁宝荣公开说:“我们惟一说过,可以考虑是否用立法形式来管制这些活动,但我们没有说‘一定’要用立法形式来管制这些活动。我们不会将全世界的事放下不理来做这件事。如果港府对赌博要优先处理的话,我反而会考虑处理香港内部赌博问题(即非法赌博),然后才轮到它。”
  不仅没有获得港府的有力支持,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揶揄,何鸿燊失望了,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他认定只有依靠自己来解决此事,于是想出了一个“以船制船”的招术,但它的结局却应证了一句古话:“病急乱投医”。
    何鸿燊情急之中,出动自己旗下的两艘客轮,与叶汉在公海展开比拼。
  但是何鸿燊没有亲自上阵,他把“华澳”号和“庐山”号租给别人,由别人出面与“东方公主”号和“利达王子”号竞相搏杀。
  何鸿燊出此招数,表明他在无奈之中也会头脑发热。他有两点考虑,一是冲击原先的两艘赌船,以期使它的生意冷淡而放弃开赌;二是出于一种“乱中添乱”的流氓心理,希望四艘赌船在公海上斗得日月无光,然后看你香港政府到底是管还是不管。
  但事实证明,何鸿燊此举是极不明智的。
  首先,他引起了香港政府的进一步反感,连原有的一点同情和责任感也丧失殆尽。港府副政务司梁宝荣再次代表政府发言,他说:“何鸿燊屡次要求立例管制,现在他又租船给人家,我觉得他说话有些出入,他口头反对公海开赌,现在做得多的反而是他自己。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想‘顶烂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他自己‘顶’自己的澳门生意,如果来来去去都是那些赌客的话,是自己‘顶’自己罢了,和别人无关。但何鸿燊并非一个糊涂人,所以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
  接着,顺着副政务司的话锋,又有一位重要人物赤膊上阵,公开与何鸿燊对着干。
  此公乃香港立法局议员詹培忠。
  据称,詹培忠是一个炒股高手,在香港享有“控股专家”之誉。20世纪80年代,他专门收购一些“问题公司”,把“问题公司”改组后图利,因此也有人称他为“公司医生”。他收购的“嘉年地产”拥有澳门回力球场,他个人占有回力球场七成股份,何鸿燊占9%股权。由于回力球赌场生意很差,那七成股份成了詹培忠的一大负担。后来他把全部股份让给何鸿燊,而何鸿燊则把一个赌团交由他经营。在这一系列的交易过程中,两人发生过不少矛盾。接手一个亏损的赌场,精明的何鸿燊难免不趁机压价,而詹培忠则是口服心不服,总希望何鸿燊会有些什么麻烦。
  这次终于有了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于是,詹培忠在香港立法局会议上提出:香港政府应该在离岛开设赌场。他认为:假如香港政府开赌场,政府每年收入可能增加100亿元。这绝对是好事,现在很多香港人去澳门赌博,肥水流进外人田,因此不如把自己人吸引过来,自己开赌。
  如果此项动议获准通过,那么不光是何鸿燊将遭受没顶之灾,而且整个澳门赌业乃至澳门经济,亦将迅速萎缩,“东方蒙地卡罗”的盛况将一去不复返。
  然而,何鸿燊对此并不特别担心,他对港府,尤其是英国政府的态度十分清楚。得知这个消息时,他一点也不惊慌。
  詹培忠为了使这一动议获得通过,在各种场合发表声明,说此举纯粹是为香港人和政府的利益着想。但不少知道内情的人却认为,詹培忠与何鸿燊有些过节,提出此项建议,不排除有藉港府开赌致葡京于绝地的可能。
  幸好,在香港立法局会议上,詹培忠的动议最后被否决。这是港英政府的一贯立场。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港府一些官员不支持何鸿燊,这一次却表现得非常露骨。
  后来的形势一度变得于何鸿燊有利。
  叶汉经营“东方公主”号不到一年,仿佛是兴致已尽,突然又洗脚上岸,甩手不干了。1989年,他把“东方公主”号股权转让他人,后来几经辗转,最后落在了永盛电影公司的向华盛和向华强兄弟手中。
  叶汉的这一做法又令外界大惑不解,议论纷纷。
  有人认为,叶汉放弃“东方公主”号,是由于进账太薄,经营不力。这一说法受到另一方的驳斥,认为叶汉与经营不力无法划上等号,进账太薄也难以成立,因为紧随其后又有多艘赌船驶向公海,没有钱赚,何来那么大的诱惑力?又有人说,叶汉可能是受到港府的压力。但这也不符合叶汉的性格,很多人认为,大家怕的事情,叶汉可能不怕;而叶汉怕的事情,则大家都怕。还有人说,叶汉曾受到黑道势力的恫吓,或者和对手私下达成了什么交易,等等,但均是猜疑,不足为信。
  比较令人信服的说法是,叶汉到公海开赌,赚钱是在其次,他主要是为了吐一口闷气,他看不得何鸿燊稳坐澳门赌场,他要让何鸿燊吃点苦头。现在他已经把公海赌博的战火点着了,设备现代化的赌轮一艘接一艘开进公海。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毕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继续跟何鸿燊比拼,他觉得有失体面,因此决定抽身上岸,看别人与何鸿燊厮杀,应该更有味道。
  从此,叶汉彻底结束了他开赌场的历史 。他开始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心情,观赏起何鸿燊累死累活地与他人展开无止境的搏斗。
  这时,何鸿燊已认识到自己“以船制船”的策略属不明智之举,但踏出的脚已经难以收回,他决定以收买的政策,结束公海上的赌船之争。事实后来证明,这又是一个非明智之举。
  同在1989年,经过秘密协商,何鸿燊把澳门赌场部分股权转售给向氏兄弟,以此为条件,令“东方公主”号退出了公海。
  作为局外人的叶汉,这时看得格外清楚,他想:看你何鸿燊有多少股权出让,纵然你把澳门赌场全部卖光,也清除不了公海上的赌船。
   1990年3月,“利达王子”号也因种种原因退出了公海。
  喧闹一时的公海平静了一段时间。
  但不到一个月,“三不管”的公海上,“呼啦”一家伙又冒出了5艘赌轮。
  何鸿燊焦头烂额的时候到了。
  首先驶向公海的是一艘名为“锦江皇后”号的赌轮。此轮原属于上海锦江航运公司,原来是行驶于香港和上海之间的客轮,由于客源有限,没什么钱赚,于是将它租给一些人用来开赌。
  公海开赌的最大危险,莫过于海盗的袭击。但是,有本事在公海开赌的人,自然有军方协助,他们有赖军舰的保护,因此不必担心海盗的出没。
  “锦江皇后”号以3000万港元为赌本,开业的头一天适逢圣诞节,客似云来,赌船“大杀”游客,第一晚就赢了19万美元。但从第二个晚上开始,“锦江皇后”号一直往下输,股东们个个心惊胆颤。据说,股东们曾请来一个法师到船上做法事,以期驱掉邪气。此后赌船还是天天赔钱,输得最多的一晚,单是一张百家乐赌台就输掉39万美金。长此以往,金山银山也会输光。所以,经营不到半年,“锦江皇后”便回头上岸,不再事赌。
  与此同一时间,公海上出现了另一艘豪华赌轮,它是由一度隐退的“利达王子”号改装而成,新名称为“新东方公主”号。
  据称,“新东方公主”号有很多幕后老板,但主要操纵者是谁,则显得神秘莫测。公开露面的是一个姓黄的老板,他花在改装上的钱超过4000万元。
  在正经人眼里,“新东方公主”号是一艘“无恶不作、为所欲为”的赌船。为了兜揽生意,它不惜采用一些声色犬马的手段,经常搞一些带刺激的“业余活动”,来增加对赌客的吸引力。赌场因为开设在公海上,不受香港、澳门和内地的管制,一切被视为非法的色 情活动,在“新东方公主”号都放胆地进行着。
  船上的卡拉OK厅灯光阴暗,彩灯随音乐转动,一会儿便有一个衣着妖冶的菲籍舞女出场,在追光灯的照耀下,她四处走动,向观众摆出挑逗的姿势,然后逐渐把舞衣脱下,最后赤身裸体,展露一切部位,在观众面前扭动。
  如果说舞厅提供的是“视觉刺激”,那么,在桑拿浴室内提供的则是“全套服务”,一律由泰国女郎接待。
  此外,在餐厅边上设有电影厅,随时放映“四级片”,门是打开的,从旁边经过,随时可以听到里面传出的“呻吟声”。
  依赖这些色 情手段,“新东方公主”号的生意确实兴隆,每天都有二三百人上船,其中又以阔佬居多。
  除了上述赌船之外,还有“海豚星”号和“日本之梦”号等赌轮活跃在公海上。
  “海豚星”号由港运(亚洲)有限公司承办。据称,“海豚星”号的老板都是在香港和台湾有相当势力的人士,注册的董事是纪明实等人。纪明实在香港经营多家夜总会和卡拉OK厅,在尖沙咀一带非常有名,他背后的大老板是台湾人。
  “日本之梦”号于1990年8月驶向公海,开始营赌。它是由香港的利昌公司与日本日商投资公司以及吉隆坡OBD海外有限公司合作,共斥资2400万美元买下的一艘邮轮。
  最后是叶汉曾经经营过的“东方公主”号,在停泊了一段时间之后,又重振昔日雄风,改名为“海龙星”号,再度开进公海营赌。
  一时赌船齐出,公海上风起云涌。一方面,赌船与赌船之间搏杀得难解难分,暗无天日;另一方面,海上赌船以其巨大的吸引力,卷走了澳门赌场的大批赌客。
  在港、澳、内地三方政府无法施以援手的情况下,何鸿燊也只有望洋兴叹、坐以待变。
  这时,有记者问何鸿燊:“你会不会自己再开赌船顶回他们呢?”
  何鸿燊答:“永远不会。人家错,我还要跟他一起错?”
  记者追问道:“但你以前搞过。”
  何鸿燊有点愠怒,说:“以前也不是我开的,我只是租船给人家。现在我连船都不租给人家,没用的,有多少人真的愿意到船上去赌呢?那样不方便嘛!以前租条船给人家顶他一下,他就玩完了。”
  何鸿燊这里说的“他”是指叶汉。
  但何鸿燊估计错了,他现在面对的敌手并非叶汉一个人,而是一批人,这些后来者中,其倚仗的势力越来越具有国际性。在禁止赌博的国度中,一些痴迷于赌业利润的人,既然有了公海这样一个舞台,怎能不纷至沓来,一显身手呢!
  何鸿燊对此似乎有所预感。他说:“我不希望公海上再增加赌船。……我只有抓住澳门的专利,同时要求澳门政府和香港政府立例管制赌船。”
  仅就5艘赌船来看,尚不足以对澳门赌场构成灾难性危害。何鸿燊担心的是公海上赌船越来越多,那样的话,便很可能吸引走大批到葡京的重头客。如果赌客走掉1/2以上,澳门赌场便不堪设想。
  熬到1993年,何鸿燊听到一个好消息——这年的8月25日,一直令他头痛的“新东方公主”号完蛋了。
  原来,这天“新东方公主”号在驶离港岛不久,突遇特大火警,全体乘员和赌客被紧急疏散到西贡大庙,而赌船则在大海上焚烧,从8月25日至27日中午,熊熊烈火共燃烧了逾40个小时,结果船身已面目全非,成为一堆尚能漂浮的废铁。
 许多相信因果报应的人认为,“新东方公主”号遭此厄运,是因为“作孽太多”,上帝有心惩罚它。据流传的说法,“新东方公主”号上的色 情活动,简直到了令人闻之色变的程度。除了进行一般的色情交易,还特别从泰国、越南、菲律宾等地,招来年仅14岁左右的少女,供赌客玩乐;尤为令人发指的是,他们还举行人与动物的性 交表演,其中有一个节目,是让一条训练有素的大狼狗强 奸一个毫无思想准备的少女。众目睽睽之下,体重达50公斤左右的大狼狗,先将少女扑倒,用牙齿撕烂其衣服,少女开始发出惨叫,然后便被吓得半昏过去,任由狼狗蹂躏。在周围观赏的赌客则大声叫好、鼓掌。
  若此说不虚,那么“新东方公主”号确实是“死有余辜”。
  “新东方公主”号被焚毁,无疑给赌船在公海开赌笼上了一层阴影,也使一些赌客担心生命安全,而弃海投奔陆地赌场。
  无论如何,对何鸿燊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
  这起严重事件也震动了香港政府,有关部门开始准备草拟有关法例。港府政务司孙明杨表示,将对从香港驶出,而没有目的地,航行后仍驶回本港的船只实行监管;如发现某一船只在香港海域内开赌或进行其他非法活动,将由政务司向法庭申请禁止令,禁止该船只在一段时间内经营。
  不要说这项法例还没有通过,即使通过了,仍然无法制约公海上的营赌活动。也曾有人预测,这场火灾可能会使公海聚赌有所收敛。但后来事态的发展,证明这还只是一厢情愿。
  由“职业赌枭”叶汉亲手点燃的这把公海赌船之火,非但没有熄灭的迹象,而且近年来愈烧愈猛。
  接下来,客观上向何鸿燊发出挑战的是一些国际势力。
  “新东方公主”号焚毁不久,马来西亚有“大马赌王”之称的林梧桐,举重兵杀进了内地与港澳之间的海域。1993年9月,林梧桐所辖的“云顶集团”,以2.5亿新币从瑞典购买了两艘巨型邮轮,其中,一艘叫“双鱼星”号,目前正行驶于台湾和香港之间,吸引了不少香港人上去赌钱;另一艘叫“宝瓶星”号,船高12层,可载客1900人,比世界著名的“伊丽莎白”2号还多出100人,它是目前航行于东南亚地区的最大最豪华的赌船。
  林梧桐所投资的邮轮统称为“丽星邮轮”,1994年年底,他又以10亿新币拓展他的邮轮企业,除了添购“白羊星”号、“金牛星”号、“双子星”号之外,还计划引进一艘排水量为7万吨的超级巨型邮轮,这艘邮轮目前在芬兰订造,预期将于1998年完成,它将是未来世界上最大最豪华的邮轮之一。
  此外,港澳附近的公海上,还有另外三艘赌船。一艘名为“丽都之星”号,是印尼华侨谢雄利投资的卡西诺邮轮,船上的夜总会经常邀请港台歌星去表演。“丽都之星”号在东南亚及香港与内地之间航行两年之后,赌业收入十分可观,于是决定于1995年底,将航程扩展至台湾的高雄和日本,希望抓住这两块富地的大豪客。
  由国际势力控制的另两艘赌轮分别为“欢乐世界”号和“NURTICAN”号,也经常出没在港澳附近的公海上。
  以上各艘赌船,几乎形成了一支宏大的跨国舰队,而指挥舰上的老总,似乎非“大马赌王”林梧桐莫属。
  事实上,何鸿燊与林梧桐是老朋友。但这一次,林梧桐似乎有点“六亲不认”,他抢走何鸿燊的大量生意而且毫不手软,公开宣布除了“双鱼星”号和“宝瓶星”号,还准备再搞10艘赌船,以凑满12星座之数。
  据此,赌界人士认为,至少在1999年澳门归还中国之前,何鸿燊最大的敌手便是公海上的赌船,而林梧桐则是其敌手中的急先锋。逼到绝境,估计何鸿燊也只好撕破老脸,背水一战了。
  20世纪末,一场由叶汉引发的公海赌船之战,其规模将越来越庞大,其情景将越来越惨烈。
  而引起这场战争的人——那个“大眼眉”、“鬼王叶”、“耳怪”、“老顽童”——这时溜到哪儿去了呢?
  如果说赌坛是一座戏台,叶汉这时便坐在观众席上。对于自己亲自挑起的这场赌船之战,叶汉观赏得十分有味,十分满意,他觉得这是自己的得意之作,其成就感不亚于20世纪40年代在澳门赌场大破“听骰党”。满足之余又不禁反观自我,如此舒适的心境究竟从何而来?
  他猛然想到,这是因为自己做了一名观众,看别人累死累活地演戏,自己架脚闲坐,能不舒适吗?叶汉想起自己一生辛辛苦苦,做了一辈子演员,为别人演了一辈子戏,供别人评头品足,说三道四,真是太不合算了。
  叶汉拥有这种心境,一是由于他下意识中认为在最后一战中,他是一个胜利者,因此他不再对敌手耿耿于怀;二是他老了,正一步一步朝棺材走近,“老之将至,其心也善”,在多数的场合和时间里,叶汉的确变得比从前宽厚、随和多了。但是,无论何时何地,他的好赌之心依然热切,赌瘾一起,便到世界各地去豪赌几场。这时的叶汉已不在乎输赢,要的只是那种刺激,尽管他赌注下得极大,那也是因为有足够他输的钱。叶汉老年便过起了这种优哉游哉、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
  或许惟有在其暮年之时,才能进一步看清叶汉的真性与真情。在叶汉的列国豪赌中,他的许多言谈举止,既让人觉得他可笑得很,又让人觉得他真实不妄。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暂无内容..
更多关于 的内容
·没有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关于我们 | 产品与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C)天津滨海新区三艾商务交流有限公司 地址:天津市塘沽区上海道1931号三艾写字楼
计调部电话:022-25886000 传真:022-25892025 网站合作热线: 022-25892010
津ICP备09006388 天津滨海新区参观考察网  权威频道:滨海新区景点 滨海城市网 滨海新区 | 技术支持:天津网站建设